2019年6月6日晚约6点,三亚崖州湾村民发现了一只搁浅的鲸鱼,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简称“中科院深海所”)专家鉴定,这是一只雌性短肢领航鲸,大约10岁,萌态可掬,因此我们亲切地称她为“萌丫”。随后边防警察和渔民协力将她推回大海。

6月7日下午3点,“萌丫”再次被发现搁浅在崖州区梅山镇海村附近海域。中科院深海所鲸豚研究和保护团队在接到三亚市农业农村局的通知后,一同赶往现场对“萌丫”进行紧急救护。

由于“萌丫”已是二次搁浅,而且已在沙滩搁浅较长时间,随时有生命危险,于当晚11点被顺利转移到深海所鲸豚救护平台的网箱,在救护团队的邀请下,三亚海昌梦幻海洋不夜城和亚特兰蒂斯酒店兽医团队第一时间赶赴救护平台对“萌丫”进行了诊治。

“萌丫”虽然没有明显外伤,但血液指标显示血钠和血钾值极高、严重脱水、电解质紊乱,肾脏、肝脏和心脏等脏器功能严重受损;另外血糖值偏低,血红蛋白和白细胞计数水平较高,存在感染情况。外表观察发现“萌丫”尾巴边缘坏死组织呈逐步扩大趋势,而且腹部肿胀,推测腹腔存在积液或积气症状。

根据检测结果,兽医团队为“萌丫”紧急注射生理盐水、葡萄糖和抗生素,并撬开嘴巴进行补水和灌喂鱿鱼浆。经过这些治疗措施,“萌丫”体温基本恢复正常,有排泄和排气行为,说明身体机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

但是“萌丫”眼睛一直紧闭,没有方向感,身体也不能自主保持平衡,处于半昏迷状态,具有呛水窒息和刮伤身体的风险,需要潜水员24小时在水下轮班看护。

潜水志愿者刘定杰说:”我们昨晚其中两个都是连续两三天陪护,第一次感受到在水中也会睡着又不能睡”。

6月10日凌晨,当兽医团队再次给“萌丫”进行用药、补水、输液等治疗操作时,她口吐胃液和未消化的食物,伴随身体剧烈摇摆和体温升高症状,最终于当日早上5:50停止了呼吸。

刘定杰在微信中留言:”很沉重,今天早上“萌丫”在我们怀里走了,最后的挣扎和抢救数十个人潜入水中心肺刺激,都没有用,感觉很遗憾和无助,大家都尽力了。深海所以及各方的专家,三亚的海洋生物救助力量以及潜水员等等都为之付出自己的努力,海洋与我们同在,海洋生物也是其重要组成部分。看到这么多爱心人士的参与关心,感觉整个社会对于海洋的关注进步很大。

北京给予社会组织发展促进中心作为志愿者参与了在中科院深海所救护平台抢救“萌丫”的全过程。而“萌丫”似乎和我们的“守护海洋.清洁沙滩”项目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2019年6月6日,我们从北京赶到三亚参加“珍惜海洋资源.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主题活动,“守护海洋.清洁沙滩”公益项目同时举行了启动仪式。

启动仪式结束后,我们的志愿者分别在崖州湾和小东海海滩清理沙滩垃圾,而“萌丫“第一次搁浅的地方是崖州湾,第二次搁浅后被送往救治的地方在小东海。

6月6日晚6点,由北京给与社会组织发展促进中心与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联合主办的公益讲座:《海洋垃圾——人类面临的又一环境问题》在半山半岛洲际酒店举行。与此同时,6月6日晚6点“萌丫”被发现搁浅沙滩。
“萌丫”以生命的代价提醒:人类需要反思。

“萌丫“选择在中国的“端午节”和国际的“世界海洋日”到来之际造访三亚,并且把搁浅地点和时间与”守护海洋.清洁沙滩”项目连在一起,一定有她特殊的意义。

我们的营救意味着把“萌丫”送回她的家庭,而她选择永远留在这里。相关部门已经决定:将“萌丫”遗体交给中科院深海所鲸豚研究和保护团队,制作骨骼和皮肤标本各一副,标本将陈列在三亚中科院深海所鲸豚标本展示平台,免费向公众开放。